1951年,我军深山追剿残匪屡屡受阻;民兵杨光荣献计:用火攻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发表于:2022-06-23 10:17  点击:
贵州省紫云县四大寨,是一个除了当地人,很少有其他人知道的地方。 但是在解放初期那场规模空前的剿匪战役中,以四大寨剿匪为蓝本,先后诞生了《苗岭风雷》、《挡不住的洪流》、《卡

贵州省紫云县四大寨,是一个除了当地人,很少有其他人知道的地方。

但是在解放初期那场规模空前的剿匪战役中,以四大寨剿匪为蓝本,先后诞生了《苗岭风雷》、《挡不住的洪流》、《卡塞的怒吼》、《小王朝的末日》、《高高的苗岭》、《火娃》等多部影视及文学作品。

作品中残暴的匪首“苗王”小罗山,其原型比文艺作品中更加穷凶极恶。

小罗山又名罗发祥,名字中虽然有个小字,但那是相对于大罗山罗万春来说的。小罗山生于1880年,年纪并不算小。

紫云县四大寨包括猴场地区的猛林、猛冲、晒瓦、卡塞4个大寨子,拥有千顷良田,每年地租都能收谷50余万斤。

1929年,小罗山与大罗山争夺四大寨的统治权,小罗山纵火烧毁了翁角、关口等十一处村寨,致使大批老百姓流离失所。

小罗山又以“招安”土匪为名,将1万多名无家可归的老百姓,变成了他的佃户,每个老百姓要向他交纳一个大洋的“招安费”,仅此一项,小罗山就搜刮了1万多块大洋的民脂民膏。

大罗山虽然也阴损刻薄,但终究不及小罗山心狠手辣,最终败下阵来。小罗山成为四大寨的保董(相当于乡长),方圆百里以内都是他的势力范围。

两年后,小罗山强令手下百姓大面积种植大烟,熬制鸦片膏,以前地租交纳谷物,从此也改为银元。俨然成为四大寨地区的“土皇帝”。

小罗山自知作恶太多,豢养了30多名武功高强的贴身保镖,每人佩戴两支驳壳枪,每次出门,前呼后拥,好不威风。

除了这些保镖外,小罗山家里还有280多名家丁,这些家丁武器堪称精良,220多条长枪,6挺轻机枪,还有两挺重机枪。

后来小罗山觉得从外面购买枪支弹药有些不划算,自己又建了一家小型兵工厂,所需的枪弹都自己制造。

小罗山的三个女婿姚贤书、韦德兴和王锦文,每人手下也有120多人,所需的枪支弹药,粮食补给都由小罗山承担。

1932年,小罗山自封“苗王”,在屯上村建起了一座极尽奢华的“苗王府”。

“苗王府”建在高山陡坡的山脊上,周围是悬崖绝壁,只有一条路可供出入,地形易守难攻。小罗山曾经得意洋洋地说过:就是有千军万马,也休想攻入他的“苗王府”。

小罗山虽然年过半百,但他好色如命,只要被他看中的女孩,都要娶回家里做小妾,有些性情刚烈的女孩,不愿顺从小罗山。他就把这些女孩毁容后,绑在撮箕湾路旁的大树上喂狼。

小罗山在四大寨横征暴敛,对那些不听从他的人,他都会说:拿去龙洞喂我的龙。

所谓的“龙洞”,就是一个深约五六十米的蛇窟,小罗山在里面养了不知多少毒蛇,在他统治四大寨二十多年时间里,至少有四百多无辜百姓,被他丢进“龙洞”中喂了毒蛇,以至于洞口的石壁,都被鲜血浸润成黑红色。

贵州解放后,小罗山自我感觉兵强马壮,又给自己封了一个“黔南自卫军总司令”的头衔,派遣他的侄子罗政芝带领一众匪徒,攻紫云县城。

当时驻扎在县城内的我军只有一个排,敌众我寡,我军只能收缩兵力,暂时放弃紫云县城,小罗山占据县城长达半年时间,期间被匪徒们残杀的进步群众不计其数。

小罗山规定,凡是跟剿匪部队接触过的人,杀全家,凡是安排过剿匪部队战士住宿的村寨,整个村寨鸡犬不留。

当地百姓被小罗山折腾得苦不堪言,纷纷逃离四大寨,找到剿匪部队首长,请求剿灭小罗山。

我军安顺军分区成立南线剿匪指挥部,组织了两个主力团的兵力,对盘踞在紫云县境内的土匪进行大规模清剿。

经过几次较大的战斗,第二次解放了紫云县城。

小罗山股匪伤亡惨重,他带着他的三儿子罗政荣以及二百多名残匪,躲进了深山中,剿匪部队接连数次进山搜剿,都没有发现土匪的踪影。

有个叫杨光荣的民兵队长,和小罗山有着血海深仇。杨光荣的父母都被小罗山喂了狼,妻子和孩子也被丢进蛇窟。杨光荣也被打得遍体鳞伤,九死一生逃出蛇窟,逃到外面足足养了三个多月的病。

杨光荣发誓,一定要活捉小罗山,报仇雪恨。

剿匪部队几次行动都无功而返,杨光荣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他主动找到剿匪部队首长,说他有个能够消灭土匪的计策。

小罗山盘踞四大寨20余年,这个家伙非常狡猾,在深山里储备了大量的粮食以及武器弹药,然后仗着自己熟悉地形,和剿匪部队捉迷藏。

云贵高原的冬季,夜里温度非常低,小罗山及其手下的匪徒们,通常升起篝火取暖,剿匪部队也曾发现过这个问题,但等我们赶到,土匪们早就逃之夭夭了。

在深山里,到处都有土匪安排的眼线。

杨光荣认为,剿匪部队应该变被动为主动,不应被小罗山牵着鼻子走,在土匪们活动区域,剿匪部队实施大规模的烧山行动,把土匪们赖以取暖的杂草枯柴通通烧掉,没有了升篝火的干柴,土匪们就熬不过寒冷的冬夜,他们要么下山投降,要么孤注一掷,和剿匪部队决战。

经过慎重考虑,剿匪部队首长认为杨光荣的建议切实可行,于是对小罗山股匪经常活动的区域,实施烧山。同时在各个山口布置重兵,防备土匪们狗急跳墙,逃往其他地域。

杨光荣的火攻战术非常有效,仅仅过了两天,就有4名土匪被冻死,三天后,200多名匪徒孤注一掷,强行突围,结果被严阵以待的剿匪部队一举全歼。

但是在清理战场时,没有发现小罗山和他儿子罗政荣,通过审讯俘虏才知道,小罗山和罗政荣,还有一个叫班小恩的贴身保镖,让200多名匪徒当诱饵,吸引剿匪部队的火力和注意力。他们三个则趁机,从另一个方向逃走了。

剿匪部队撤走了,搜捕小罗山父子的任务,就交给了当地的民兵。

1951年春节后的一个深夜,杨光荣在县城接受军事训练后回家,他背着一支刚配发的步枪,在经过一道山梁时,听到路旁树丛里有人咳嗽。

杨光荣机警地躲在一块山石后,借着朦胧的月光,看到一个身材魁梧,满脸横肉的家伙,手中提着一只驳壳枪,腰里还别着一把雪亮的弯刀。

这个人杨光荣认识,他就是小罗山的贴身保镖班小恩,而且是贴身保镖中的队长。

杨光荣揣摩着自己接受了这许多天正规的军事训练,制服班小恩应该不成问题,于是杨光荣突然从山石后跳出来,大吼一声。

班小恩呗吓了一跳,趁他愣神的一霎那,杨光荣飞起一脚,把班小恩手中的驳壳枪踢飞,并顺势把步枪上的刺刀抵住班小恩的胸口。

班小恩身手不错,左手一把抓住步枪的枪管,向旁边一压,躲开刺刀,右手飞快地抽出腰间了弯刀,向杨光荣咽喉砍去。

杨光荣扑倒在地,堪堪让过弯刀,然后双手用力,把枪夺了回来。

班小恩挥刀向杨光荣乱砍,杨光荣在乱石间连连翻滚,却始终没有机会站起身。

慌乱中,杨光荣滚到一块巨石下,班小恩用力过猛,弯刀砍在石头上,溅起一串火花。

杨光荣抓住时机,抡起手中的步枪,木制的枪托重重地砸在班小恩的腿骨上。

班小恩一声惨叫,拖着一条腿就往树林里钻。

惊魂未定的杨光荣爬起身,端起手中的枪,来不及瞄准,就对班小恩模糊的身影开了一枪。

冬夜里枪声格外刺耳,附近村里的民兵闻声赶来,天已经蒙蒙亮了。

只见杨光荣狼狈不堪地靠坐上一块巨石旁,身上的衣服,被班小恩用弯刀割得破烂不堪,距离杨光荣十几米远点草丛中,大家又找到一个班小恩的驳壳枪,机头大张,弹匣里装满了子弹。

班小恩枪法不错,当地很多人都见过他用驳壳枪打香火头,一枪一个,弹无虚发。如果不是杨光荣出其不意都打落班小恩的驳壳枪,后果难以预料。

大家又在不远处的草丛中,找到了班小恩的尸体。子弹从他的后背打进去,形成贯通伤,最终因为失血过多一命呜呼了。

虽说杨光荣枪杀班小恩,多少有些侥幸的成分,可杨光荣的机智勇敢却是不容置疑的。

班小恩是小罗山的左膀右臂,是他最得力助手爪牙,班小恩被当场击毙,说明小罗山父子就躲在附近。

就在民兵们开始准备大规模搜剿时,翁角村民兵班老告,偷偷地告诉杨光荣:小罗山的儿子罗政荣,还有小罗山的三姨太,就躲在他家的粮仓里。

小罗山的三姨太躲在仓库顶,罗政荣躲在下面的粮堆里,这两个人手中都有枪,并威胁班老告的家人,谁敢把这件事讲出去,就等着吃枪子吧。

事不宜迟,杨光荣虽然整整一夜没合眼了,可他改是自最快速度,来到乡政府,向田乡长汇报了匪情。

田乡长亲自带队,挑选了包括杨光荣在内的二十个基干民兵,编成两个行动小组,一组由杨光荣负责,二组的负责的是一个名叫韦昌禄的民兵。

韦昌禄论智谋可能不及杨光荣,可擒拿格斗,杨光荣就要略逊一筹了。

田乡长带着二十名民兵,跑步来到翁脚村,将班老告的院落团团围住。

班老告先回到家里查看情况,没有发现什么异样,已经日上三竿了,小罗山的三姨太和罗政荣,依旧在粮仓里酣睡未醒。

杨光荣和韦昌禄经过简单的交流,决定立即行动。

杨光荣负责抓罗政荣,韦昌禄从粮仓右侧爬上屋顶,然后从天窗里突然袭击,争取生擒活捉小罗山的三姨太。

虽说计划得很周密,大家还是很紧张。

那两个家伙手中都有枪,一旦两个抓捕小组行动出现时间差,就会打草惊蛇,平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最后大家约定,由班老告站在院中,发出开始行动的暗号,这样就能做到万无一失了。

小罗山的三姨太,虽然有两支精致的小手枪,可她根本没想到民兵们神兵天降,从天窗里跳进来。她的两支枪都挂在墙上,等她发现情况不妙时,韦昌禄已经把枪拿在手中。

另外两名民兵一拥而上,将小罗山的三姨太五花大绑起来。

与此同时,杨光荣一脚踹开粮仓的大门,端着刺刀冲进粮仓。

罗政荣猝不及防,一边陪着笑脸说这是误会,一边把手向枕头下面伸去。

杨光荣一脚把罗政荣踹了一个跟头,然后用刺刀把枕头挑在一旁,露出一支子弹上膛的驳壳枪来。

当杨光荣把驳壳枪抓在手里以后,罗政荣就乖乖地束手就擒了。

班小恩被击毙,罗政荣也被生擒活捉,小罗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。但罗政荣并不知道小罗山现在在哪里藏身。

此时小罗山藏身在一个石洞中,这个石洞位于高平寨的侧坡上,弓背型的高坡上满是杂草,从山脚直至山顶,不露一尺土石。

在杂草的掩映下,有数百个大大小小的山洞,可供小罗山容身。

由于山势陡斜的厉害,平时人迹罕至。小罗山在洞里铺上杂草,不用生火也不至于冻死。

最重要的是,小罗山藏身的这些山洞,和屯上村斜角相望,距离还不到2公里,他在山洞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不远处“苗王府”的风吹草动。

几天前有一件事,让小罗山感到心惊肉跳,在“苗王府”寨墙上执勤的民兵,可能是发现了小罗山的行踪,向他藏身的山洞附近开了两枪。

随后又有三五个民兵,到山上转了一圈,虽然没有发现小罗山,可小罗山可以肯定,民兵们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

小罗山最担心的,是民兵们再次使用火攻。

数月前剿匪部队放火烧山,数百名匪徒,在飞腾的烈焰中,被烧得焦头烂额,狼奔豺突,最终一败涂地。

如果现在民兵再放火烧山,小罗山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。好在他最担心的事始终没有发生。

紧接着小罗山又发现,他储藏在山洞里的食品不够吃了。

粮食多的是,可如何把这些粮食做熟是个天大的难题,在众目睽睽之下生火做饭,无异于给民兵们通风报信。

撑死总比饿死好。为了能吃上一顿饱饭,小罗山决定铤而走险,夜深人静的时候,小罗山从山洞里爬出来,在草丛中蹑足前行,躲过民兵们在路口设的哨卡。战战兢兢地来到岩脚寨一户独处的民居前。

这家的主人名叫韦老五,从前是小罗山家的佃户。

韦老五的老婆叫罗旺妹,按辈分排,罗旺妹是小罗山的堂姑,小罗山应该喊韦老五一声姑爹才对。

可是常言道“贫富不论亲”,韦老五一直喊小罗山为老爷,而小罗山对他这个姑爹,喊一声老五就算很给他面子了。

可今天,小罗山为了能吃上一口饱饭,敲门时幺姑、姑爹喊得倍亲热。

不过有件事小罗山不知道,韦老五也是村上的民兵,他听到小罗山的敲门声,便和妻子商量,想把小罗山抓起来。

罗旺妹是十里八乡出名的精明人,但遇到这种事还是有些犯糊涂的。她认为小罗山现在落了难,施舍他一顿饱饭就算了,犯不着落井下石,非要置小罗山于死地。

以前有什么事韦老五都听媳妇的,可今天却表现得异常坚定。

最后罗旺妹提出:小罗山有人有枪,可韦老五家在当地是单门独户,所以最好是满足他的愿望,然后像瘟神一样把他送走就是了。

韦老五拗不过妻子,只能开门让小罗山进了屋子。

此时的小罗山狼狈不堪,头发如同一蓬乱草,脸上满是污泥和黑灰,身上的棉衣棉裤也是千疮百孔,其中一只裤腿脚被烧了个大窟窿,露出黄里加黑的棉花。脚上只穿了一只鞋子,另一只脚上横七竖八地绑了一些烂布直至小腿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他的脚受了伤。

可是他腰上插的两支崭新的手枪,枪身上的烤蓝,在豆油灯下闪着寒光。

到底是女人心软,罗旺妹顿时流下泪来,对面前这个大她40多岁的侄子她是又恨又疼,一连声地催促丈夫去抱柴添水,自己则忙着给小罗山生火做饭。

韦老五出去扛柴火,小罗山故作悠闲地跟在他身后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老五,别动什么歪心思,我可不想让我幺姑年纪轻轻的就守寡”。

小罗山看到韦老五吓的脸色更变,又从怀里掏出一包大洋,塞进韦老五手中说:“姑爹你别害怕,我知道你日子过得清苦,我也不白吃你喝你的,这些钱你先拿去用”。

韦老五被逼无奈,只得又准备了一些下酒菜,然后面对面的和小罗山坐下来,两个人推杯换盏,很快一瓶酒就见了底儿。

天已经亮了,韦老五喊来14岁的大儿子冬娃,塞给他一块大洋,让他到长寨韦老二的杂货店里买两瓶酒回来。

韦老二开的杂货店在当地非常出名,所以小罗山也没起什么疑心,继续和韦老五饮酒。

长寨距离岩脚寨有五六里远,但道路崎岖难行。

所以冬娃绕道走,过关口三里远,是一里多长的大坡,爬上坡半里地有个十字岔路口,路口上有个长棚,这是猛冲和卡塞的民兵混合执勤的地方。

也是冤家路窄,当天在长棚执勤的,除了七八名民兵,杨光荣和韦昌禄也在现场。

冬娃没有通行证,手里还有穷人很少见到的银元,所以执勤的民兵把冬娃带到杨光荣和韦昌禄面前。

冬娃认识小罗山,直接对杨光荣和韦昌禄说:“小罗山就在我们家里,正和我爹喝酒呢,你们快去抓他吧”。

小罗山饿了几天肚子,终于能吃上一顿饱饭,又喝了不少酒,所以冬娃刚走不久,他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

将近中午时分,小罗山听到门外有异响,急忙找寻韦老五和罗旺妹夫妇,但这夫妻二人,还有他们的小儿子都不见了踪影。

小罗山又去摸枪,才发现睡觉都不离身的,两支手枪都不见了。小罗山害怕了,他大声地吼道:“罗老五,罗老五,我的枪呢?”

小罗山话音未落,杨光荣和韦昌禄还有五六个民兵从门外冲进来,将小罗山按在地上,用麻绳绑了一个结结实实。

小罗山虽然七十多岁了,可是十分惜命,刚被抓的时候就表示,他愿意用全部家财来换自己一条命。

根据小罗山交代,人们从附近一个十分隐蔽的山洞里,搜出大烟3600斤;在一堵岩脚里,挖出银洋24,000块。

小罗山说这些已是他的全部资产,可有人揭发,小罗山交出来的财富,只有他实际财富的十分之一。

于是工作人员再次对小罗山进行盘问,结果他又供诉出大烟4000 余斤,粮食、牲口和其他贵重物品不计其数。

但据小罗山的管家说,小罗山还藏匿着大量的金银财宝。

1951年1月16日,公安部门在五大寨召开揭发小罗山罪行的群众大会,在大会上小罗山再次表示,自己愿意拿出更多的钱,来换取活命的机会。

可他作恶太多,参加大会的老百姓群情激愤,场面很快失控,小罗山被老百姓当场活活打死,他藏匿在深山中无数的金银财宝,从此也成为一个谜团。

小罗山在四大寨地区作威作福23年,被他亲手杀害的无辜群众就有400多人,多行不义必自毙,小罗山死于非命,也算是恶有恶报了。

 

    有帮助
    (1)
    100%
    没帮助
    (0)
    0%
    购彩计划平台,购彩计划官网,购彩计划网址,购彩计划下载,购彩计划app,购彩计划开户,购彩计划投注,购彩计划购彩,购彩计划注册,购彩计划登录,购彩计划邀请码,购彩计划技巧,购彩计划手机版,购彩计划靠谱吗,购彩计划走势图,购彩计划开奖结果

    Powered by 购彩计划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