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
改歌词,切镜头,兴起了就来一剪刀

2022-07-12 11:20:14 购彩计划 已读

改词的事,古已有之。

有些是传抄错误,有些是主动修改。总而言之,留下了许多不同版本。

李白的“古来贤圣皆死尽”vs“古来圣贤皆寂寞”。

苏轼的“乱石穿空”vs“乱石崩云”。

诸如此类。

有些修改的意图,是为了让大家更好地领会妙处。

比如看过《忍者神龟》的诸位,一定都知道:四个忍者龟,蓝眼带使刀的那位叫达芬奇,红眼带使叉子的那位叫拉斐尔,橙眼带使双截棍那位叫米开朗琪罗,而紫眼带使棍子那位发明家忍者龟比较特殊——原版,他叫做多纳泰罗;引进我国的,就改叫爱因斯坦。

为啥?

据说是1987年,《忍者神龟》动画片刚由北京电视台译制引进时改的。

我个人猜测:大雕塑家多纳泰罗,比起其他文艺复兴三杰,实在不那么知名;为了让大家觉得“忍者龟都耳熟能详”,又考虑到他好发明个机械什么,就叫他爱因斯坦得了。

我觉得这修改其实挺妙:既有名,又切题,大家也觉得理所当然。

题外话,姆巴佩刚去巴黎圣日耳曼时,就被起名叫多纳泰罗。

类似的创意,老《变形金刚》爱好者一定感受过。

Starscream怎么会被翻译成红蜘蛛的呢?Bruticus如何变成了浑天豹?Bonstructcon被译成了挖地虎?

这是伟大的再创造:本来硬头硬脑的变形金刚,被上译诸位老先生一把玩,个个都戴上了水泊梁山式的绰号。习惯成自然,现在估计也没人特意去挑剔擎天柱和威震天这俩名字,为啥听上去一点儿都不洋气了——因为太经典了。

在周星驰的《九品芝麻官》里,吴启华演的方唐镜在恶搞周星驰的包龙星。举一张小的契约,一张大的契约。

国语版台词:

方唐镜:一张湿的,一张干的。大人要哪张啊?

包龙星:干的!

方唐镜:对嘛,大人还是经常叫人干爹嘛!

我小时候看,知道了方唐镜是要占伦理哏的便宜;只是怎么都不懂:那明明是大小之分,怎么能论干湿呢?后来看原版:

包龙星:这么小的“契崽”怎么看?

方唐镜:小的“契崽”不好,还有张大的“契爷”(干爹),大人想看那一张呢?

包龙星:契爷呀

方唐镜:乖哦,大人未必不叫人“契爷”(干爹)的嘛!

对粤语观众群来说,这个包袱就流畅多了。但依次回推,可以知道翻译成国语时,必须重新制造一个包袱的艰难程度。

类似的修改,体现的是热爱与智慧。

同理适用于当年野生汉化组各种试图本地化的努力,我们都看在眼里。

还有一种修改,体现的就是力量了。

比如楚汉之际,曾企图忽悠韩信自立为王的蒯彻,《史记》里叫蒯通。为啥?犯了刘彻的讳。

比如蔡琰本来叫蔡昭姬,硬生生改成了蔡文姬,而且流传千年,大家都习惯叫她蔡文姬了。为啥?犯了司马昭的讳。

三省六部,最初有个民部,后来改了户部,为啥?犯了李世民的讳。

李世民自己的弟弟李玄霸,说书人都叫做李元霸。为啥?犯了玄烨的讳。

虽然有点奇奇怪怪,但你敢不改?

当然,力量也不一定通过直白的方式流露。

据说南宋淳熙十二年,有个太学生俞国宝在酒肆写了首词,《风入松》:

“一春长费买花钱,日日醉湖边。

玉骢惯识西湖路,骄嘶过、沽酒楼前。

红杏香中箫鼓,绿杨影里秋千。

暖风十里丽人天,花压鬓云偏。

画船载取春归去,馀情付、湖水湖烟。

明日重携残酒,来寻陌上花钿。”。

赵构赵老九,那时已经是太上皇了,去逛西湖,看见了,说这词挺好,就是“明日重携残酒”有点儒酸,不够大气,于是改成“明日重扶残醉”。

看着是改得挺大气,但赵老九凭啥有能耐改?是他才华多好吗?未必,只是因为他是赵老九罢了。

大概,那会儿七十八岁的赵构,已经忘了四十三年前自己弄死岳飞、三十年前熬死秦桧。大概他自觉承平日久,错把杭州当汴州;看人写词不够富贵太平气,都要手痒去改一改,以便符合自己的审美。

当然也可能是,他记得这一切,但就像相声里那些所谓大善人,“我眼里见不得穷人!”于是把穷人都赶跑了。

一定要把眼前的一切都改得富贵太平潇洒有致,他才爽吧?

侯宝林先生说相声,以前晚清国服时,不许用不好听的字眼,不许娱乐。什么不好听的字眼都得改成吉祥话,这才好。

这就得说到上世纪末了:那会儿引进的《泰坦尼克号》,真是一刀不剪。

所以大家还能在电影院里,看到凯特·温斯莱特的身段。

具体原因,经过的诸位都懂。

我擅自引一段话:

“……最近要上演一部叫《铁达尼号》的电影,过去叫《冰海沉船》,花了两亿五拍的这部电影,现在收入已经十亿,这也是风险投资啊。这部片子把金钱与爱情的关系,贫与富的关系,在危难当中每一种人的表现描绘得淋漓尽致。新中国成立以前,我在上海看了不少好莱坞的片子,好的片子有《乱世佳人》《一曲难忘》《魂断蓝桥》。这次我请同志也去看一看,不是说我们要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。切不可以为我们才会做思想工作。”

这种姿态,让好作品不至于被嘁哩喀喳;这种姿态背后,带着一种对当时世界的尊重与兼容:

“切不可以为我们才会做思想工作。”

最后一个笑话:

以前有个便携泳池广告,在某些地方是这样的,一家其乐融融:

在另一个地方,就被改成了这样——因为那地方,见不得女的穿泳衣。

哪位会说,女的穿泳衣怎么了?

——但在那个逻辑下,重要的不是你觉得泳衣好不好,而是赵构赵老九觉得泳衣好不好。

不高兴,就想创造一个没有泳衣的世界,于是要来给你一剪刀。

购彩计划平台,购彩计划官网,购彩计划网址,购彩计划下载,购彩计划app,购彩计划开户,购彩计划投注,购彩计划购彩,购彩计划注册,购彩计划登录,购彩计划邀请码,购彩计划技巧,购彩计划手机版,购彩计划靠谱吗,购彩计划走势图,购彩计划开奖结果